返回

名门艳旅 第691章

本站域名已更为:wap.mbidu.com 请各位更新收藏

决定这场水战的胜负关键还是在小舟与车舟的战斗上,车舟依靠自身的优势,一次又一次地撞翻着吴越水师的小舟,或者是用三弓弩在近距离直接射穿小舟,没有了小舟的吴越水师士兵虽然还可以在水下作战,但已经失去了很多优势,人也不可能一直待在水里,在水中的体力更是快速地消耗,很多人浮上来换气时就被弓弩射中或者被长枪刺穿,没有一点保护也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,最后指挥车舟的焦赞取得了胜利。

消灭了吴越水师的小舟部队,焦赞马上就指挥着所有的车舟开始进攻艨战船,五艘车舟为一组,从多个方向攻击一艘艨战船,虽然不能用火,但却可以从多个方向破坏艨战船,甚至是潜入水中破坏艨战船的底部。一直与洞庭湖水师大船僵持不下的艨战船船队终于是支撑不住了,一艘又一艘的艨战船被攻下,还有一些战船开始进水,真的是撑不下去了,就算要拼命,也没有办法抵挡住如此多处的攻击,而且从一开始,吴越水师虽然船数上占据着优势,但人数上却处于劣势。

最终,残存的十七艘艨战船终于是收起了船帆,让战船顺着水流逃出了裕溪河,而同样伤亡不小洞庭湖水师也追着冲入了长江,开始从侧翼攻击吴越水师的主力!

很多人都观察到了,那是漫山遍野的旗帜,正有大量的士兵向这里赶来,更加致命的是洞庭湖水师从侧翼地攻击,之前洞庭湖水师因为内裕溪河内太过拥挤,不敢使用火攻,可如今出了裕溪河,进了长江,洞庭湖水师的车舟开始疯狂地放火,艨战舰与“鱼龙舰”、“黑鲨舰”上所射出的也都是火箭,受到攻击的侧翼不断地有战船被点燃。

再不撤退就来不及了,因为最前面的战船已经开始搁浅了,江水正在慢慢地退却,长江正在退潮,最前面的战船已经无法撤退了,原本想要放手一博才让战船如此的靠近,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,虽然嫩够下达的就是撤退的命令。

“全军撤退!传令前方无法撤退的战船,将战船直接点燃,无论如何都不能留给六郎,点燃战船后马上撤退,不管是坐小舟还是游,都撤到能够离开的战船上。传令所有能够离开的战船,不要再管岸上的敌人,只需要躲避巨石,集中力量对付侧翼的洞庭湖水师,就算要撤,也要在江上让洞庭湖水师付出代价!”

为了保存实力,吴越水师将军下达了最明智的命令,也是六郎想要的。硬拼下去的话,六郎可以消灭吴越水师的大部士兵,但自己也要付出巨大的伤亡,这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,以现在的形势,六郎所追求的也很简单,以极小的代价来消耗敌人的实力,不需要一口吞下全部,可以一次咬上一大口,一口一口吃到完为止。

“传令!打旗语,洞庭湖水师不要与撤退的吴越水师接舷,一旦吴越水师全力攻击洞庭湖水师,马上退回裕溪河!”

搁浅的吴越水师战船一艘又一艘地被快速点燃,六郎阻止不了,也没有去救的意思,那样只是在白费力气,烧就让它烧好了,战船完全可以自己建,更何况洞庭湖水师这次也夺取了众多的艨战船,不过六郎现在最担心的,也就是洞庭湖水师。

洞庭湖水师现在还处于发展阶段,很多人可都还是种子,一旦损失巨大,那本来可以生根发芽的种子可就全毁了,既然是在两淮,那六郎就必须要建立一支强大的水师,进可攻退可守,也是图谋吴越扩大地盘的本钱,总之不管怎么说,现在的洞庭湖水师尽量都不要有大的损失。

在六郎的命令下,原本想一鼓作气继续冲上去的洞庭湖水师被迫减慢了速度,与吴越水师保持了距离,郑家兄弟这个时候虽然很不甘心,但六郎的命令就是一切,而且他们也发现吴越水师有向他们这里集结准备战斗的意思,发现如此的情况,孟良马上下达了撤退的命令,如果再继续纠缠下去,其实洞庭湖水师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很疲惫了。

吴越水师就这样损失了一半的战船,死伤了和抛弃了一半的士兵,剩下的战船和可以带走的士兵都快速地离开了,很多一直在岸上撕杀的士兵看到敌人跑了,都坐了下来,还有赶来的援军,他们可是一路跑过来的,而且是全副武装地跑过来,他们也很累,也需要休息。不过还是有一些人没有办法休息,因为他们要处理二十万初头的吴越水师俘虏。

洞庭湖水师在之前的战斗中,战船损失并不严重,可人员却伤亡了二十万五千多人,其中有四百人战死,两百人重伤残废,如果继续战斗下去,伤亡绝对会过半,看着逃掉的敌人,郑家兄弟不仅内心不甘,同时也都松了一口气,但不管怎么说,他们是胜利了,所有人都在欢庆着今天的胜利。

士兵们很高兴,可当太阳下山聚餐的时候,他们却发现一件有些扫兴的事情,那就是从地方上运来的犒劳食物中,牛羊都够,可偏偏就是酒少,而且六郎还直接下了命令,军中一人只能喝半壶酒,不许多喝,否则军法严惩。这让很想痛快地喝够个的将士们都有些扫兴,但六郎的命令就是命令,没有人敢去触犯军法,六郎手上的执法队可是越来越厉害。

“主公,为什么不让辛苦的将士好好地喝个痛快,只喝那么一点酒,真的很不够,士兵们也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,喝醉了刚好能睡个安稳觉?”

在帅帐的庆功宴上,孟良喝了三杯之后,在程世杰与雷凡的眼色下,终于是提出了这个问题,不过六郎却在想,如果这个时候孟良和老马头在,估计要闹腾的更厉害。

着大声地问道:“主公,这么一点酒,真的很不够,喝起来劲都没上来,不上不下的真的很难受,请主公你干脆下令,让我们水师的人喝个痛快吧,大家可都拼杀了一天,真的是太累了。这酒可是去掉江水寒气的好东西,再怎么说我们水师的将士也该多喝一点!”

孟良对于弟弟的无礼,并没有多说什么,其实所有人都知道,六郎并不是一个吝啬的人,对于一些简单的要求,六郎都会同意的,而且六郎对于忠心与他的将士们,也一向是很慷慨。当然了,一切都要有制度,对于无理的要求,六郎就会直接训斥,同时所有的军队都不能干预地方上的行政,军中的后勤物资也都控制在文官手上。

六郎发觉帐篷内的所有人都在看着他,也就慢慢地夹起三片牛肉,放进嘴里咀嚼了一会,最后才开口说道:“现在只是中场休息而已,酒喝多了就办不了正事,现在一人半壶我都觉得有点太多,因为有些人的酒量其实并不怎么样,喜欢喝又很容易喝醉。总之就先这样吧!”

中场休息,帐篷内似乎没有人明白这词的意思,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头的雾水,不过很多人都猜测到,六郎对吴越还有下一步的动作,结果大家干脆再次把目光集中到了孟良的身上,意思很明白,就是请孟良再问清楚点。孟良很无奈,谁让他是最早跟随六郎的,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问道:“主公,什么叫中场休息?你是否还有其他的计划?”

六郎一阵不说话,因为这个时候烤鱼已经做好了,被厨子送了上来,这烤鱼当然是要趁热吃,众人就这样一直看着六郎吃烤鱼,其实六郎吃起鱼来并不需要多长的时间,因为六郎要吃的只是鱼身上那最嫩最没有刺的地方,到后面那些多刺的,六郎就不想吃了,虽然有些浪费,但六郎真的很不喜欢鱼刺,众人也就这样静静地等着。

“中场休息,其实也很简单。这一次我们引诱吴越水师主力来战,从战斗开始到战斗结束,只是前半场而已。打了一天,我们都累了,所以我们需要休息,这就是中场休息。而当今天晚上众人都休息好了,我们还有后半场要拼命,各位难道就只是想打败吴越水师,然后保住两淮吗?”

虽然很多人对六郎的解释感觉有些怪,但最后六郎的意思他们都明白,在座的所有人也当然不想就只是保住两淮而已。这些人跟着六郎从死人堆里不断地征战,可不仅是要保住这看起来有些大,但又感觉有些小的两淮。跟着六郎其实就是在造反,就已经成了叛逆,既然已经反了,那就要反得彻底一点,虽着六郎势力的不断扩大,众人的野心也在不断地增加,他们的内心都期待着自己日后能够封侯拜将,在史书上成为一代名将,恢复往昔家族的辉煌,甚至是自己建立起一个辉煌的家族。

“我等愿意追随主公征战天下!我等现在就去监督手下将士,不能多饮!”

孟良带头,一群人赶紧表了一下忠心,然后回去监督手下的将士,不过也是赶紧将之前准备偷偷要发的酒给收回来,现在这个酒的确是不能多喝,喝多了就要坏事,还好众人的手快,酒还没有发下去,其实他们之前只是认为跟六郎提几句,六郎就会解禁,没想到六郎却有新的安排,众人之前其实也预料到六郎可能还有新的计划,可没想到是如此之快,只休息一夜,明天就要开始行动。

众人都出去了,帐篷内突然变得很静,有些冷清,六郎也不想再多吃,让亲兵将食物拿下去,保存好了明天早上再热一热,他这个时候真的很怀念柳玉蓉,也不知道家里的女人和孩子们怎么样了,两个女儿真的很乖,但最让人挂心的就是那个小坏蛋,一个不小心可就会磕到碰到,真的是够调皮的。而这个时候如果柳玉蓉在自己的身边,最起码还能陪着自己喝点酒,说些情话,可不管再怎么说,年幼的孩子身边还是有亲生母亲在最好。

本章换源阅读
X